陕西工人报官方网站 | 陕工网首页 今天是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陕工网(029-87344613)
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舆论监督 两个拆迁村一个有“煤改洁”补贴另一个却没有 咋回事?
2018-08-13 08:39:19来源:华商报
分享到:

“农村地区在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10月底以内(城镇地区在2018年10月底前),实施煤改气或煤改电,每户可享受不超过3000元的一次性设备和安装费补助。”

  然而,近日华商报记者走访西安市城六区多个区域了解到,时隔5个月过去了,这笔补贴款仍未能发放。

  记者从城六区民政等部门了解到,目前这笔资金已落实到位,将尽快逐步发放给市民。

  相关政策

  2017年年初,西安市政府发布了《2017年“铁腕治霾·保卫蓝天”“1+1+9”组合方案》,明确了当年治霾的目标、任务、措施和要求。同年4月下旬,《关于西安市2017年居民生活煤改电煤改气工作实施方案》下发,要求各区县政府、开发区管委会对各自辖区内居民生活使用原煤情况进行调查摸底,负责各项改造工作的具体组织实施,负责各项居民生活“煤改电、煤改气”政府补贴鼓励政策的落实,以及政府补贴资金的发放工作,保证10月底全面完成这项任务。

  2017年11月14日,西安市政府网站发布《西安市铁腕治霾财政奖补办法》,提到对参与实施铁腕治霾治理的城乡居民、个体工商户、各级各类企事业单位和驻西安部队等,按照相应的补助标准给予补助。作为老百姓最为关注的散煤取暖方面,政策鼓励城乡居民家庭改用天然气或电替代散煤,从2017年4月1日起,农村地区2019年10月底前(城镇地区在2018年10月底前),实施“煤改气”或“煤改电”,每户可享受不超过3000元的一次性设备和安装费补助。”居民家庭根据具体情况可“二选一”另外,对实施煤改气、煤改电的居民家庭,财政还将按每户不超过1000元给予燃气费或电费补贴,补助政策暂按1年执行。

  2018年3月6日西安市发改委相关人员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全市各区县于采暖季结束的3月15日后全面启动补贴审批发放工作。“请市民们放心,政府的承诺是绝对兑现的,而且也会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补贴发放。”该负责人说,“政策制定是有范围的,对于范围外的市民,未享受到补贴政策的市民,请大家理解。此外我们还会根据第一年发放补贴的情况,进行总结,在接下来的实施过程中进行完善。”由于补贴属于财政拨款发放,需要各区县把具体金额报上来,财政才能把资金下发。“而且对签订协议的居民、村民,我们还要入户检查,并且进行七天的名单公示,要把一些不合格者剔除掉。还需一些时间才能让老百姓拿到这笔补贴款。”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调查

  东七路予兴小区居民:五个月了,钱还没到手里

  位于东七路的予兴小区内是个老旧小区,小区及周边未通暖气,也未通天然气,住户过冬往年是依靠燃煤取暖。去年冬季为响应政府治污减霾的号召,居民纷纷拆掉了自家的煤炉子和烟囱,购置了空调或电暖气取暖。

  “这不是有补贴吗,而且也不让烧煤了,就买了一台电暖气冬季用电取暖。“2018年8月10日,居住在予兴小区的一位中年人算了一笔账,”我花了1200元买了一台电暖气,按照60%的补贴,相当于省了720元,自己只掏480元。电费每度补贴0.25元,我用了有400多度电,刚好能补贴1000元。”

  可让这位中年男子不解的是,去年签了煤改洁协议后,在今年3月份又给社区递交了购买设备的发票和购电凭证以及领取补贴的银行卡账号后,这领补贴的事似乎就没有了下文。

  “都过去了5个月了,当初承诺的补贴怎么还没发到老百姓手里。”该市民说,“政策再好,你不落实,钱没到老百姓手里,这算怎么一回事。”

  ■新城区民政局回应

  10日,记者致电新城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表示,目前区上已将补贴资金发放给了各街道办。”钱已经发到各街办了,这几天就应该能把钱发给市民。“

  红庙村村民:催问多次仍无明确答复

  张女士今年40多岁,是红庙村的一名村民。她说,去年11月左右看到了村委会发出的通知,得知了“煤改洁”的政策,于是购置新空调。今年年初自己将村委会要求的材料全部递交了上去,之后便杳无音信,直到现在还没有发放补贴。她多次向村委会询问,但村委会告诉她,还没有下来,等待通知。“也不知道到底给不给发。当初让煤改电的时候,喊得热闹,可到发补贴的时候却没了音。”

  红庙村另一名村民,今年50多岁的李先生也反映了类似情况,他将购置空调的所有票证都交给了村委会,但迟迟不见发补贴的消息。“据说我家的电费能报销个七八百元。”

  8月10日,丈八街道办表示,目前他们并没有收到上级的通知,因此没办法告知补贴发放的时间,具体还得等区上的拨款。

  ■雁塔区民政局回应

  “农村的‘煤改洁’发放归农业部门管,据我们了解,目前资金已到达区上,复审也已经结束了。”西安市雁塔区民政局社会救助科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他们就补贴资金的发放方式进行了讨论,待发放办法出来后,将尽快给居民发放。民政局这边也一直在催财政局。

  东关南街居民:啥时发补贴不清楚

  东关南街周边的小区大多属棚户区,因老旧小区存在的各种问题,导致其中一些既没有天然气也没有集中供暖。由于这些小区几乎就在市中心,禁煤事宜及煤改洁政策也在前期做得相对较好。

  “既然不能烧煤取暖,冬天只好用电取暖。刚好政府还对我们这些住户取暖有一定的补贴,大家纷纷响应煤改洁政策。”附近一居民说。更值得大家高兴的是,就在今年年初附近多个小区接入了市政天然气管道,以后冬季取暖就可以通过购买天然气壁挂炉自己烧暖气了。

  “这不是天然气通了吗,好多人都用壁挂锅炉取暖。”附近一小区的居民说,“4月份我们就把领取补贴该递交的资料给了社区,如今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仍未见补贴。问社区,社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大家发补贴。”

  8月10日,在社区服务站,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到:“补贴这个程序还是比较麻烦的,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当时工作分了好几个阶段,前期挨家挨户摸底,落实到每一户,下来登记交资料,报销又交一次资料,持续好几个月。具体负责补贴的,我们专门有一位主管人员,可现在不在。据我了解到,第一笔钱应该已经到账了,目前正在核对。”

  ■碑林区民政局回应

  记者和碑林区民政局相关科室取得联系。“煤改洁的补贴,今年7月就已经下发到了区上。目前发改委还在和民政这边沟通,等拿出了相应发放办法就给大伙把钱发下去了。”这名工作人员说。

  雅逸小区居民:等了很久仍未见补贴发放

  张女士家住莲湖区任家口社区雅逸小区。任家口经过旧村改造,建造全新的雅逸新城一期和二期住房。穿过雅逸新城一期,走到尽头就可以看到张女士居住的雅逸小区。与周围高耸、崭新的小区不同,雅逸小区楼层普遍不高,楼貌偏旧,小区内老年人居多。

  雅逸小区现有住户272户,小区还没有通天然气。到了冬天,一部分住户靠烧煤取暖,一部分有条件的住户用空调等电暖设备取暖。

  “我家冬天就是用空调取暖,但太贵了,很不划算。”张女士说,去年11月份,取暖期开始的时候,有社区的工作人员和物业通过张贴公告、打电话通知等方式,倡导住户不要烧煤取暖,改用电,并且说可以报销60%的电费和设备费,最高为3000元。

  由于张女士家的空调是在当初装修时购买的,不符合取暖设备补贴的时间要求。只能根据政策对她家取暖期的电费进行补贴。“按照政策去年取暖期我家光电费就可以补贴700多元。可好几个月前发票已经交给社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还没有发下来。”交了相关材料后,张女士一直在等社区领补贴的通知,可是过去了这么久,补贴还是没有到手。

  “我刚刚在银行问过了,还没打到卡上呢。”家住青门村104号的周大爷说,“3月份表都交了,啥都交了,当时说补贴到的时候会打电话,到现在也没接到电话,打印复印这些材料,有的材料复印了三四遍,来家里给我照了2次相,已经花了几十块钱了,补贴现在还没下来。”

  ■莲湖区民政局回应

  记者致电莲湖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答复,6月已经将补贴资料送到了区发改委,相应的补贴资金也已经到了区上,目前就等区财政局制定出发放文件,就可以逐级发放到老百姓的手里了。

  南康村园丁公寓居民:光登记了啥时发钱没下文

  程师傅住在南康村园丁公寓,公寓未接入集中供暖,也未接入天然气管网。程师傅说,“去年冬天为了治污减霾,社区、物业不停地给大家宣传不能烧煤了,要改用电取暖。可这用电取暖毕竟费用要比烧煤贵了,听说政府对我们小区的这种情况有补贴,当时不少人就签了煤改电协议,只要冬季不用燃煤取暖,就可以享受到财政补贴。可这眼瞅着过去了好几个月了,怎么却不见给我们发钱呀。”

  据程师傅介绍,为响应煤改电,去年他购置了新空调,整个冬季取暖从以前的燃煤改成了用电。“今年3月份,我申请补贴的材料当时给物业交了一大堆,可这都过去了5个月了,补贴却一直没见发。”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了该小区所属的张家堡街道办。“专门负责煤改洁的同事不在,但我听他说,钱已经发到街道办了,应该很快能发到老百姓手中。”工作人员介绍到。

  ■未央区民政局回应

  未央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说:“目前煤改洁的补贴已拨给辖区各街办了,可能近期就给发到老百姓手里。发放的时候社区会通知大家,直接把钱打入之前提交的银行账户里,到时请市民及时查收。“

  席王村村民:村干部也不知道何时发补贴

  席王村位于西安市灞桥区,属城中村。当地村民冬季取暖常年都依靠自家的煤炭炉。去年因治污减霾的要求,村民王师傅发现,卖煤的很少了,即便好不容易找到卖煤的,煤炭的价格也比往年贵了整整一倍。

  “这不是不让烧煤取暖了嘛,卖煤的都是偷偷卖,即便你买了煤,也不敢用,村上和街办管得严,谁要是烧煤就直接把炉子给收走了。”王师傅说,“煤的价格也比往年要高了一倍,烧煤取暖基本和电取暖价钱差不多了。而且政府还有电费补贴,去年我就花了7000元买了一台新空调,改用电取暖。”

  可王师傅不解的是,当初煤改电时,街办和村上说是有补贴。可眼下他把购买空调的发票和购电凭证交给村上都好几个月了,可相应的补贴却压根没见到。“当时不让烧煤,村干部倒是积极得很,隔三差五地又是检查又是宣传。可这都过去了这么久了,大伙也响应了煤改电号召,补贴的钱却没见到。”

  王师傅告诉记者,他还问过村干部和街道办,可对方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能发下来。“只是答复说,过一段时间就发。”

  ■灞桥区民政局回应

  华商报记者联系了灞桥区民政局负责煤改洁事宜的相关科室。工作人员称:“村子的政策归农业部门管,社区居民归民政部门管。目前煤改洁的补贴款市上已经拨款到了区上,但还需要经过区民政局、财政局,发改委的多方复审,之后资金就会发放下来,请耐心等待。” 华商报记者 谢涛 实习记者 尤洁 王娜 张仕杰 实习生 张鹏康 摄影 强军

  补贴发放还有些问题待解决

  1

  从提交各种材料至今已经过去了近5个月,对于百姓最为关心的“煤改洁”补贴,西安城六区各民政局表示,资金已到账,即将发放给市民。

  然而在华商报记者走访时仍发现有些问题有待协调解决。

  1 错过了申报期 50户居民怎么办?

  8月10日上午9时,华商报记者在农兴路周边走访时,遇到了正买菜回家的魏大姐。

  “今年3月的时候社区通知要收材料,只给了大家4天时间,这中间还有两天是周末社区没人上班,所以只有两天时间,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弄材料,当时我们农兴路24号院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把资料交了上去。错过时间的,社区也不收了,到最后没赶上时间的居民都把材料交到我这儿来了。我帮大伙看能不能把申请补贴的资料给交上去。”居委会的魏大姐一边说一边数着,这些资料整整一共50份。

  记者翻看一沓发票,注意到有天然气初装费2500元、壁挂锅炉5100元。“这可是足足50户的呢,要是没批下来,我咋给大家交代呢?”魏大姐看着手里的一沓材料,略显无奈。

  当日,华商报记者陪同魏女士,一起前往该小区所在社区龙首原社区。工作人员在得知魏女士手中有50份未交上去的申请煤改洁补贴资料时,问了一句,有没有问过北关街道办怎么处理。魏女士解释:“街办光说会来收,可没说哪天来收,这么多人的资料交不上去放在我这儿不是个事。”

  听到这里,这位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地说:“既然街道办都说还会来收,你还着啥急?这次时间太短没有交上,看下次情况有没有啥变化,这种话我们也不敢乱说。你放心,街办收的话会给你说的,因为这都是一批一批的。这批结束了就等着吧,自己操点心,到时候会贴通知的。”

  随后,华商报记者又致电莲湖区北关街道办,咨询农兴路24号院有50户“煤改洁”的居民材料都准备好了但没赶上提交时间,有没有什么处理的办法,工作人员说:“至于漏掉、没来得及上报的部分居民,应该会有下一批,但具体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只能等文件下来。”

  2 之前通气最近才装壁挂炉的咋不算?

  按照西安市财政局、西安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西安市农业林业委员会、西安市民政局、西安市铁腕治霾领导小组办公室五部门于2017年11月20日出台的《西安市城乡居民煤改清洁能源财政补贴发放实施细则》,奖补对象为户籍在本市的所有实施煤改清洁能源的城乡居民;认定时间为2017年4月1日,此日之前,如果天然气接入小区,但住户没有安装壁挂炉,在后来煤改洁时又安装了壁挂炉的,没有补贴;此日之后发生的煤改清洁能源设备购置费、天然气工程安装费及为采暖发生的购气费购电费,以正式发票为凭计算财政补贴金额。

  也就是说,在2017年4月1日之前小区已具备天然气入户的,即便未购置天然气壁挂炉取暖,而是使用燃煤取暖,在政策出台后,购置天然气壁挂炉,改用天然气取暖的不在此次补贴范围。对此,华商报多路记者在8月10日全市走访时发现,不少居民对按照这一时间点来发放补贴颇有争议。

  中和里小区的雷先生说:“我们这是老小区,大多数人收入都不高,虽然通的有天然气,可用壁挂炉的却很少。往年冬天都靠烧煤取暖,去年冬天不是不让烧煤了吗,还听说煤改气可以领补贴,不少人就买了壁挂了,改成了天然气取暖。谁知后来社区的人说我们院子以前就通了天然气,不在享受补贴的范围内。”

  药王洞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去年4月1日有天然气的小区是不在这个政策范围之内的。你装不装壁挂炉是你自己家里的事情,只要天然气进院子就没有资格,不在登记范围。”

  青年路社区的一位居民说,她所在的小区也是很早前就通了天然气,但自家去年冬天才从原来烧煤取暖改成了用天然气取暖。“我们老百姓响应政府煤改气,帮城市治污减霾出一份力,可为什么补贴却没有我们什么事。”这位女士觉得不公平,“之前烧煤的土暖气,可是花了好几千块钱装的。去年为了配合市上煤改气,我们拆了当废品卖,又花了近万元改成了天然气壁挂炉。凭什么就没有我们的补贴?政府为了治污减霾,我们老百姓当然要配合,可是这治污减霾的费用总不能让老百姓来买单吧。”

  3 小区落不成户的怎么办?

  位于阿房路百花四村小区的张师傅在申请“煤改洁”补贴时也遇上了郁闷事。“我们小区没法落户,业主的户口都没在小区,怎么领补贴。”

  2017年12月9日,华商报刊登针对“煤改洁”补贴若干疑问,西安市10余部门权威答疑时,明确对人户分离的情况进行了解释。符合条件的居民,如果存在居住地与户口所在地不一致的,由户籍所在地社区(村)核实后报街办(乡镇)审核并出具未在户籍所在地享受补贴政策的证明,由居住地负责登记、核发补贴并负责日常监管。

  然而在实际落实时,却出现了偏差。“我们小区去年5月份开始着手天然气入户施工,今年7月份期盼已久的天然气就终于入户通气了。再加上市上有‘煤改洁’补贴政策,很多业主在通气的时候就花费了一万元左右直接安装了天然气壁挂炉。”张师傅说,“要知道我们以前大多是使用燃煤取暖的,如今天然气一通,今年的冬天终于可以使用天然气取暖了。更为高兴的是,刚好还在煤改洁补贴领取的时间点内。“按照补贴政策张师傅仅天然气设备费就能领到上限的3000元,对于工薪阶层的他来说,这笔钱也算不少了。

  “可我们业主去社区咨询领取补贴事宜时,却被告知户籍要在该小区才能领取。”张师傅说,“尴尬的是,百花四村小区由于历史原因,小区就没开大户。业主根本无法把个人户口落在小区。”据张师傅讲,业主多次和社区沟通,最终社区答复是,只要户口在社区范围内的就可以申请补贴。

  “可这又出现了问题。我们不少业主的户口都随着父母,可父母所在小区是集中供暖,直接导致我们就不在补贴范围内。”张师傅说,“百花四村的房子确实是我们这些业主居住,而且我们也确实之前用燃煤取暖,现在用天然气取暖,而且百花四村小区也确实符合煤改洁补贴领取条件。可户口落不进来,直接就把我们大家的享受政府这项福利的路给断了。”

  4 村子快拆了,补贴到底发不发?

  华商报记者在陈林村发现,该村随处可见墙壁上写着大大的拆字,有即将面临拆迁的痕迹。

  许先生是该村村民,他说:“去年入冬,村委会通知大家响应治污减霾政策,过冬不能用燃煤取暖,另外还通知了‘煤改洁’的相关政策。当时因为村子面临拆迁。大部分人都没有购置空调取暖,而是以小太阳或者电暖气取暖,几个月前把申请补贴的材料交给了村上,但钱还一直没发下来。”

  陈林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收到上级拨款,具体补助发放时间他们并不清楚。

  看样子陈林村是要发补贴的,可附近鱼化寨村的村民却说,没有接到过“煤改洁”有补贴的通知。“去年村上通知我们不允许再使用燃煤取暖,并收走了很多人的煤炉,但从未听说过有‘煤改洁’补贴。要不是今天你给我说,我都不清楚还有补贴这个事儿。”当地村民孙先生说。

  村民王先生表示他也没有听说过“煤改洁”补贴的事儿,村民薛先生和阎先生,也表示没有听说过“煤改洁”补贴的事儿,“去年不让用煤了,我们一直都是用电热器、空调取暖的。没听说过补贴的事儿。”

  华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了鱼化寨街道办相关科室。工作人员称:“按照今年5月出台的最新政策,凡是纳入2019年年底以前拆迁计划的村庄,均不享受‘煤改洁’补贴,鱼化寨村刚好是被纳入了拆迁计划的村。”

  同样是要拆迁的村子,一个有补贴,一个没补贴,咋回事?

  华商报记者致电了西安市雁塔区农业部门。“这两个村子于8月份已纳入高新区管理,但‘煤改洁’补贴发放一事目前还是由雁塔区这边发放。”工作人员对于为什么两个村子,一个发放补贴一个不发放补贴,并没有做出解释,只是答复“不知道”。

  5 煤改洁中,租住户没受益?

  在华商报记者走访中,发现最为普遍的问题是,许多涉及煤改洁的小区,大部分居住的是租住户。他们是真真实实的“煤改洁”响应者。然而按照“煤改洁”补贴发放的相关政策,租住户根本不在考虑范围,补贴的钱是直接发给房东。

  来自湖北的51岁的孙先生在农兴路24号院租住了19年。取暖依靠燃煤,甚至日常做饭也是靠燃煤。“烧煤便宜呀。下苦人,省一点算一点。毕竟用电太费钱了。”孙先生说。“可去年社区通知不让烧煤了,楼道里堆着的煤,还有我做饭的煤炉都被收走了,现在只好用电。”

  不管是取暖,还是日常做饭,从煤变成了电,对于生活拮据的孙先生来说,无疑增加了生活成本。“可政府压根不考虑我们这些租住户,钱给了房东,我们这些租住户根本就享受不到这笔补贴呀。”

  “像煤改电每户补贴1000元电费,不应该给房东吧,毕竟像我们这些租住户才是真正需要用电取暖的。”更新街西区的一位租住户说,“改用电取暖势必会增加我们这些租房客的生活成本。而这1000元给了房东,他们不会给我们便宜房费和电费。”

  一位租客建议,这1000元用电补贴能否直接以电卡形式发放,“至少直接补到电费里,谁用电取暖谁享受这项政策。”

  “关于补贴政策我也细读了。对于更换取暖设备的补贴应当给房东,毕竟更换取暖设备是房东的事。但还有一部分是使用天然气或电费的补贴,我觉得这钱应该给实际使用人。”一位房客说,“毕竟我们这些外来务工者也在为这个城市作贡献。”

  >>专家点评

  好政策能够延续下去

  政府要善于“打补丁”

  “不可否认这项政策不仅有效地降低了城市燃煤污染,还对不再用燃煤取暖的百姓进行财政补贴,是有利于西安城市良性发展建设的。”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说,“就目前来看,五个月还未将补贴发放到市民手中,确实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当然,在实施的第一年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要理解政府,毕竟这项政策牵扯的部门太多,各部门之间需要磨合,而且在整个实施过程中,仍需要摸索。在这点上公众要相信政府更需要去理解政府。“

  “好的政策是需要延续下去的。谢雨锋说,在第一年,政府从最初制定政策,基层单位在落实中难免会有一些没估计到的地方,在接下来的时候应该根据第一年的情况,去完善这项政策,从第一年实施过程中寻找不足之处,政府不仅仅要执行好政策,要更注重发现不足,去打补丁。”谢雨锋说,”今后,在第二年的推广落实中才能避免第一年出现的种种问题。“

  谢雨锋认为,煤改洁是一个现代化城市建设的大趋势,如何让老百姓更加理性地接受,是执政者应该认真思考的。一个好的政策应该让执行者明明白白,让受益者清清楚楚,同时还应当有第三方评估以及督促小组一级级的监督执行,让好政策真真正正落实起来。 华商报记者 谢涛 实习记者 王娜 张仕杰 尤洁 实习生 张鹏康

关注公众号,随时阅读陕西工人报

陕工网——陕西工人报 © 2018 sxworker.com. 地址:西安市莲湖路239号 联系电话:029-87344613 E-mail:sxworker@126.com

陕ICP备1700069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5陕工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