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滩:新年与生命的倒计时
日期:2015-01-05   来源:陕西工人报
发布日期:2015-01-05



  这是一个狂欢的时刻,也是一个悲伤的时刻。根据上海市政府1月1日陆续通报的消息,发生在外滩陈毅广场的踩踏事件造成了至少36名遇难者和为数更多的伤者。
  2014年12月31日白天,上海市政府在官方网站的“便民提示”栏目,发出了一则“当日提醒”:今年外滩地区不举行大规模迎新年倒计时活动。市政府的提醒看起来很难影响人们走出家门的热情。作为上海必游之地的外滩历来是此类庆典的中心——在这里,上海的繁盛一览无余。据上海市政府上一个元旦发布的消息,2014年上海新年倒计时活动的灯光秀,吸引了大约30万人在场。
  灯光秀是在外滩举办了4年的跨年“传统节目”,往年造成了巨大交通负荷,今年的外滩取消了灯光秀,改在大约距陈毅广场500米外的外滩源举行,规模缩至2000多人,并且凭票入场。
  为了满足“跨年”出行需求,上海地铁1号线、2号线在末班车后延长运营80分钟,一直开到了2015年1月1日凌晨。2014年12月31日这天,上海地铁全网创下1028.6万人次的历史新高。14条线路中有12条创下单线客流新高。
  上海海事大学大二学生张仁杰和两个朋友一起,就在这人山人海中来到外滩。她19时到达时,马路还是通的,外滩的观景台很挤,但人仍可以在上面行走。到了23时,整个外滩变得特别拥挤。
  23时左右,对外滩感到失望的张仁杰和朋友决定去对岸的浦东看夜景。去外滩的人太多了,而她是逆流而行,警察让他们靠在马路旁边的墙边行走,她感到自己像是被“赶着”到了地铁站。地铁站更是拥挤不堪,她看到几个外国人出站时直接伸腿跨出了检票口。
  23时30分,一位名叫“Direction—”的网友发图说,“外滩都踩踏事件了,太恐怖”。但61分钟后,上海市公安局针对这位网友表态: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看到,外滩有游客摔倒,执勤民警立即赶到围成环岛,引导客流绕行。警方提示大家听从民警指挥,有序退场,切勿推搡。
  官方事后通报,真正的事故发生在23时35分许。根据人们的回忆,踩踏发生在陈毅广场通往外滩观景平台的楼梯处,人流有上有下,一些人摔倒造成了混乱。事故原因众说纷纭,正在调查。
  23时35分左右,19岁的上海大学二年级学生姚岳龙正好走到楼梯口,他和同学的目的地是登上观景平台。姚岳龙本来没打算到外滩,有同学提议出去“跨年”,商量地点时,他们以为外滩跟往年一样会办灯光秀,而且觉得外滩跨年“有意义”。
  走到距离楼梯口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姚岳龙就听到楼梯上声音嘈杂,有人在大声说着什么。离楼梯口十多米处,他就无法再往前走了。与他反方向的人群中有人说“前面出事了”,上面也有人在喊“往后退吧”,先是零星的喊声,后来声音越喊越急,越来越整齐。
  他说,大家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以为是上面的人想下来才对下面喊话,因此没当回事,没怎么动,甚至还想往前凑。从他的位置,只能看到那条往上的斜坡“全都是人头”。
  过了一段时间——据他估计是一二十分钟,陆续有人被抬下来,因为楼梯太挤,有人从楼梯的侧面往下“递”人。这时离得最近的人们意识到出事了,慢慢散开,让出十多平方米相对松散的范围。姚岳龙听到有人焦急地询问谁会急救。有人帮忙在为伤者做人工呼吸。在警察和医生到场之前,这些迎接“跨年”的人在试着自救。
  一些伤者就躺在姚岳龙的面前。他看到,被抬下的伤者看起来都没有意识。其中一个男子,衣服被扯开了,胸腹位置能够看到红色的印子。
  姚岳龙还注意到,现场有一位女士,拿着扩音器喊话,告诉人们有人受了伤,呼吁人们让路。过了不久,一队警察到场,疏散人群,腾出了更多地方。
  这一切,距离此处约有四五十米、站在外滩观景平台另一个楼梯上的吴俊锋浑然不知。他说,外滩上的声音很多,外圈的人的声音和里圈的声音混在一起,只要隔开五米、十米就听不到也看不到什么。
  关于人群的密度,吴俊锋形容,等到他零时三十分离开现场时,即使大批人都已散去,他过马路时仍然被挤得整个人处于倾斜状态、双脚半离地。警察一再提醒人们“不要低头”以免发生意外。
  在外滩上这个很小的点位发生悲剧的时候,大规模的人群突然开始了快乐的新年倒计时。姚岳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掉过头,看到华丽的上海中心顶部外墙上显示了倒计时,人们在自发跟着读出“五——四——三——二……”
  当时正在观景平台上、距离出事的楼梯口只有三四米的上海大学三年级学生张运伟,则看到了东方明珠塔的120秒倒计时灯光。特别是在最后十秒,他听到人们的声音加大了。
  原本就是冲着跨年倒计时来到外滩的姚岳龙,在这一刻感到了巨大反差导致的悲伤——一边是迎接新年的欢呼,一边是送走生命的哭喊。他说,“他们的倒数声音很大,冲击的感觉特别强,很难过,有点想哭的感觉。”但在那万众欢腾的时刻,他面前满目狼藉,到处是散落的衣服、鞋子、围巾和手袋。
  他在20多分钟后离开,在马路上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他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仍能听到救护车的鸣笛。他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死去。
  张运伟也没有想到。23时40分左右,他看到楼梯扶手上有警察,告诉让大家不要再往下走,指挥他们离开这里,退到别的出口。他在凌晨零点二十分感到了后怕。当时他已从别的出口绕到了陈毅广场旁边的马路上,一些伤者已经被转移到马路上。他看到地上躺着几个人,面色发青,有人在给他们做心肺复苏,有警察对伤者喊“不要睡、坚持住”,外面的警察拉起了人墙。
  根据在场者拍到的视频,现场不断有“注意安全”、“往后退”、“让救护车进来”的声音和警哨声。网友“小铁炼钢ing”描述,警方维持秩序时,周围有人自发手拉手挡住人潮为伤者留出安置的地方,为救护车留出通道。
  吴俊锋距离警察的人墙只有几米的距离,并且站在楼梯的台阶上,他能清晰听到警哨的急促声,也能看到,有的伤者被搀扶着上了救护车,也有人不断被抬过来,满脸是血。直到零时三十分,警察的人墙内仍然躺了好几个人。
  不过,悲剧发生的这个夜晚,在外滩,在整个上海,多数人对此并不知情。当晚23时53分,上海市政府新闻办还发了一组有关预告已久的5D灯光秀的图片,“一起迎接跨年的激动一刻吧”!
  2015年1月1日凌晨3时47分,一个名叫王宁的上海年轻人在社交网站上发了包括自拍照在内的7张照片。他说:“第一次现场看灯光秀实在是赞爆了!”
  那的确是一场如梦如幻夺目的秀。在教堂的外墙上,表演者用灯光展示了本土的兵马俑、青铜器、青花瓷、活字印刷术和舶来的F1赛车、马术等。而在教堂前的升降舞台上,年轻人载歌载舞。灯光秀出“新年快乐”四个大字时,很多人举起手机拍照。
  凌晨4时1分,官方通报了外滩陈毅广场上的踩踏悲剧。死者中年龄最小的16岁,最大的也只有36岁。他们送走了2014年,但没有如愿迎来2015年。
  人们翘首以盼的“上海中心”那个最盛大的仪式也没有到来。事故发生后,上海市政府通知,原定1日晚间举行的上海中心元旦亮灯秀取消。
  一位参与伤员救治但要求匿名的上海长征医院护士称,不到凌晨一点,自己从外滩“跨完年”回家,正准备睡上一觉迎接美好的新年,还没来得急换上拖鞋,就接到通知去了医院。清创室里躺着一具具年轻的尸体,那是10条年轻的生命,他们身上的手机还在响个不停,“估计是来自家人的新年问候”。摘自《中国青年报》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

关注公众号,随时阅读陕西工人报